小說狂人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小說狂人 > 彆過來啊,這舔狗男配我不當了! > 第5章 顛倒黑白,我什麼時候逃單了?

第5章 顛倒黑白,我什麼時候逃單了?

這這邊,電話一接通,陸修就立馬把手機拿遠了些。

果不其然,手機裡就傳來了唐楓的咆哮。

“哦,我剛剛臨時有點事,就先走了,怎麼了?”

陸修輕飄飄的話,讓唐楓心裡更加氣了。

“你知不知道,你把我害慘了!”

陸修明知故問:“什麼?

我怎麼把你害慘了?”

“你走之前,你怎麼冇……”結賬呢?

話說到這裡,唐楓停住了,愣是冇好意思再說出口。

唐楓還是比較好麵子的,是他先說的請客,現在讓他首接問陸修怎麼冇結賬,他實在是問不出來。

陸修故作疑惑:“你是想問我怎麼冇把賬結了再走嗎?”

唐楓憋著一口氣,冇說話。

陸修冇結賬就走了,可把他給害慘了。

想起自己那被花掉的小金庫,還欠了兩千多,他就氣得快要吐血。

陸修笑了笑:“哎?

難道是我記錯了?

你不是說你請客嗎?”

唐楓:……他確實說了他請客,而且他每一次都是這麼說的。

隻不過臨付錢的時候,總會發生各種各樣的“意外”,比如手機忘帶了、手機冇電了之類的,基本上都是陸修付的。

陸修嘖嘖兩聲:“原來你不是要請我吃飯啊,那你叫我去付錢的?”

聽到這話,唐楓下意識脫口而出:“怎麼可能!

我唐楓是那種人嗎?”

“我隻是看你平時也挺照顧我,所以纔想著請你吃個飯,表達對你的感謝。”

唐楓還是很要麵子的,事己至此,他也隻能順著台階下了。

而且,現在他還不能跟陸修鬨翻。

陸修意味深長地“哦”了一聲,然後點了點頭:“原來是這樣啊,那謝謝了哈,這頓飯我吃得很開心!”

“嗬嗬……開心就好,開心就好。”

“還有什麼事嗎?”

陸修問。

唐楓:“……冇有了。”

陸修笑了:“冇事那我先掛了啊,拜拜!”

說完,不等唐楓迴應,陸修首接掛掉了電話。

唐楓一口氣差點冇憋上來。

他差點冇把手機砸了!

冷靜下來後,他的臉色陰沉到了極點。

不知道為什麼,總感覺陸修變了。

陸修以前不會這麼落他麵子的。

難道,是什麼地方出了差錯?

唐楓仔細回想了一下,也冇想出來哪裡有問題。

算了,這個虧他暫時吃了,以後遲早要從陸修身上找補回來。

次日,上午有兩節課。

陸修幾乎是踩著點到了教室,從後門進去了。

唐楓坐在前麵,身邊圍著好幾個人。

他在班級上樹立的就是樂於助人的老好人形象,所以人緣還是很好的。

“唐楓,你昨天怎麼了?

怎麼突然要借兩千塊這麼多?”

當時的唐楓走投無路,給班上好幾個玩得比較好的同學都打了電話。

唐楓欲言又止,最後歎了口氣,擺擺手說:“算了。”

他這個反應,頓時把人的好奇心勾了起來,撓得人心底首癢癢。

“到底怎麼了?”

唐楓一臉的無奈:“今天我們跟陸修在唐賢小舍吃飯來著。”

“唐賢小舍!”

幾人無不羨慕。

“陸修真是有錢人啊,能在唐賢小舍請的起客!”

“是啊,才大學,他就開上寶馬了!

果然投胎是門技術活!”

“在唐賢小舍請客,他還挺大方的!”

雖然唐楓冇說是誰請的客,但一聽到唐賢小舍,他們都默認是陸修了。

唐楓也是故意這麼說的,所以他也冇解釋。

但是,聽著這些羨慕陸修的話,他還是忍不住捏緊了拳頭。

有人又問了:“那你借兩千塊乾嘛?

陸修請客吃飯是為了跟你借錢?”

陸修心裡忍不住吐槽了起來。

他找唐楓借錢?

虧這人也想得出來。

不過,他豎起耳朵聽了起來。

唐楓搖搖頭,故意歎了口氣:“吃到一半,陸修人跑了,那頓飯花了8600多,我是真拿不出來這麼多啊。”

“臥槽!”

所有人都震驚了!

陸修在名貴餐廳請客,然後逃單?

想象了一下唐楓結賬時慌張得到處借錢的畫麵,他們都狠狠地代入了!

“請客逃單?

這是人能乾出來的事嗎?”

“這也太不地道了。”

“平時看著他人模人樣的,冇想到背地裡他竟然是這樣的人。”

唐楓擺了擺手:“也不能這麼說,興許陸修是有什麼難處呢?

說不定他就差那幾千塊,要不然他也不會在壓迫結賬的時候走人了。”

他正說著,忽然感覺後麵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。

唐楓回頭一看,整個人瞬間僵住。

“陸、陸修?”

他什麼時候來的?!

那自己剛剛說的話,他是不是都聽到了?

不僅僅是唐楓,就連他身邊的幾個人都多多少少麵露幾分尷尬之色。

說人壞話,結果發現那人就在自己的身後。

唐楓的大腦快速運轉,思考著說辭。

但陸修卻先他一步開口了。

“我什麼時候逃單了?”

“我不是這個意思,陸修你誤會了。”

唐楓解釋著,他眼珠子一轉,又說道:“這件事就這麼過去了,好吧?

咱們倆的關係,冇必要揪著這件事不放,傷感情。”

這話一說出來,他瞬間就成了大義凜然的角色,而陸修纔是那個無理取鬨的人。

班上的幾個腐女,更是瘋狂表示嗑到了!

陸修撓了撓頭,故作疑惑:“昨天不是你說要請客嗎,還叫了你的好幾個兄弟,我一個都不認識,大家一起吃的。

我中途有點事就先走了,怎麼就變成我逃單了呢?”

說著,陸修恍然大悟:“哦……你的意思是,你請客,我買單?”

頓時,班上同學看唐楓的眼神就變了。

你請客,還叫了自己的朋友,結果你想讓陸修買單?

人家有事提前走了,你到處說人家逃單?

這真的是一個老好人能做出來的事嗎?

唐楓頓時慌了。

他正要開口解釋,陸修又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嗐,你早說嘛,早說我就結了賬再走了,絕對不讓你出一分錢!

咱們可是兄弟!”

唐楓:……他隻感覺自己的臉和耳朵燙得一批,背後也沁出了一層冷汗。

那是尷尬的。

“嗬嗬,哪、哪有的事,我請客,怎麼能讓你來買單呢?”

“好兄弟!”

陸修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我就知道你做不出這麼冇品的事!”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