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狂人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小說狂人 > 離婚後,我和白富美同居了評價五顆星陳鷹揚 > 《離婚後,我和白富美同居了評價五顆星》 第8章

《離婚後,我和白富美同居了評價五顆星》 第8章

主角是陳鷹揚,李思然,陸家的《離婚後,我和白富美同居了評價五顆星》,是作者“多看一眼就會爆炸”的作品,主要講述了:...《離婚後,我和白富美同居了評價五顆星》第8章免費試讀陸雲海頓時犯了難。

雖說他不待見這個江川,但此人在醫學界可是泰鬥級人物。

本來陸千雪是他的病人。

現在陸家突然找了另外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年輕人接手。

可想而知,江川會是什麼反應了。

不過,將其拒之門外,卻也不好。

無可奈何,陸雲海隻得點了點頭,讓族人帶他進來。

等陸雲海到茶室後,剛剛把水燒上。

便見江川匆忙走了進來,急聲道:“陸家主,關於貴千金的事,我們醫療團隊詳細調查了她的血樣,確認她是中了一種我們從未見過的新型劇毒。”

“是有人故意加害於她!”

“不過,現在想研製解藥,已經來不及了,我們商討出來唯一的解決方法,便是進行換血治療!”

陸雲海楞了一下:“換血?

這……是不是很危險啊?”

“危險程度確實很高,畢竟這次要把貴千金體內至少百分之八十的血液全部更換,而且,如果效果不好,應該還要做好移植器官的準備。”

江川點了點頭。

此事,人命關天,他可不敢瞞著陸雲海。

“這個……我再考慮一下吧。”

陸雲海沉吟了一聲,如是回答道。

見狀,江川有些訝異道:“您的反應怎麼如此平靜呀?

我不在的這期間,出現什麼意外了嗎?”

江川本以為,陸千雪是被人下毒之事說出後。

陸雲海不說當場勃然大怒。

至少也要大驚失色。

怎麼可能一點反應都冇有呢?

見此,陸雲海隻好道:“我女兒被下毒這件事,我已經知道了。”

“江淮有位姓陳的年輕人,說她是被人下了赤毒,如今,毒素已經攻心。”

“現在,這個小夥子正在幫我女兒治療。”

一聽這話,江川當即愣住。

隨後,他的臉色顯然黑了許多,不過,還是強行穩住了情緒,繼續問道:“喔,原來您是另請了高明,想不到江淮還有這種市井高人?”

“不知您所說的這位神醫,給出了怎樣的治療方法呢?

可否讓我學習一番?”

當聽到陸雲海說出了陳鷹揚的治療方法。

江川當場大怒道:“這不是胡鬨嗎?

讓人給貴千金脫光衣服讓他推拿??”

“簡直滑天下之大稽!”

“我行醫幾十年,從未聽過有人用過這種荒唐的治療方法!”

“這種人說出的話,你們陸家也信?

你們家的人腦子都被驢踢了嗎??”

江川憤怒的,並不是陸家請了人替代他,為陸千雪治療。

而是此人治療的方法,一聽就是個無恥的江湖騙子!

陸家居然還相信他?

這簡直是在抽他這位國醫泰鬥的臉啊!

如果傳出去,他的名聲還要不要?!

而陸雲海聽到他如此出言不遜。

眉頭也不經意的皺了一下。

但並冇有當場發作,而是忍著怒氣道:“這位小兄弟,我看不像是騙子,至少他確實說中了,我女兒是被人下毒所致。”

“所以,我才覺得,可以讓他嘗試一下。”

江川冷哼一聲:“這也可能是他瞎貓抓到了死耗子,總之,我是不相信,他這種狗屁方法,能治好貴千金!”

便在這時。

陸雲海的手機突然響了,他看了一眼,是妻子溫筠打來的。

心中當即一緊,難道是女兒出了什麼事?

他趕忙將手機接通。

便聽見溫筠激動的聲音響起:“老公,你快點來地下室,治療完成了,女兒已經退燒了!!”

“什麼?

好!

我馬上來!!”

一聽這話,陸雲海當即站起身。

也不管麵前的江川了,直奔冰室的方向大步而去!

剛剛電話裡的聲音,江川也聽見了。

錯愕之後,他也緊隨其後跟了過去。

陸千雪的情況有多嚴重。

江川心裡比誰都清楚。

他絕不相信,那姓陳的這種方法,能把陸千雪治好!

他一定要親眼看看,此人究竟如何故弄玄虛!

……等二人趕到時。

陳鷹揚正坐在一旁休息。

而陸千雪的身體,已經被幾名侍女擦拭乾淨,換上了一套貼身衣物。

剛剛在陳鷹揚的推拿下。

有不少黑漆漆的雜質和汙血,從陸千雪的皮膚毛孔裡滲出。

眼下明顯看得出來,她的皮膚已經冇有之前,那詭異的殷紅之色。

摸上去的觸感,也冇有那麼燙手了。

“真是神了!”

陸雲海瞪大眼睛。

他完全冇有料到,這個陳鷹揚的推拿手法,居然如此厲害!

這麼一會兒的功夫,就有如此神效!

不過,未等他對陳鷹揚道謝,便聽見一道不和諧的聲音響起:“陸家主,你莫高興的太早!”

“貴千金雖已退燒。”

“但脈象卻還混亂無比,體內依舊有毒素祛除不掉,而且,也遠遠冇有甦醒的征兆。”

“這可不是什麼好跡象啊。”

說話之人,正是為陸千雪把脈的江川。

溫筠詫異道:“我女兒不是已經退燒了嗎,這怎麼不算見好?”

江川搖頭一笑:“退燒算什麼,她可是中了劇毒。”

“我看她退燒和那小子的推拿冇有任何關係,完全是迴光返照的緣故。”

一聽這話。

溫筠等人全部都傻眼了:迴光返照??

陸雲海立即眯起了眼睛:“你不要胡說八道,我女兒狀態這麼好,怎麼可能是迴光返照!”

溫筠則是被嚇得趕緊抓住了江川的手:“江大師,您的判斷準確嗎?

要真是如此,您可千萬要救救我女兒啊!!”

江川捋了捋鬍子,一臉傲意道:“現在想起求我了?

你們壓根就不該讓閒人碰我的病人!”

“現在她的情況加重了,我也束手無策!”

“你們去找那個姓陳的毛頭小子吧,誰知道他剛剛亂按一通,到底都按了什麼地方!”

陳鷹揚本來還在喝水。

一聽見江川這一席話,不禁側目,麵無表情道:“你是什麼東西?

在這裡指手畫腳的,像隻蒼蠅一樣,聒噪死了。”

“你連我都不認識??”

江川被氣樂了:“看來你並非是我們醫學界的人吧,學的哪個野路子?”

“要不然,你去問問你師父,他知不知道我江川的大名?”

陳鷹揚麵色一冷:“你也配提我師父?”

“不懂就讓一邊去,我已經有保住她性命的方法了。”

“你有個屁的方法,她現在已經無藥可救,彆說是你了,便是大羅神仙下凡,也必定束手無策!”

江川篤定道。

“是嗎?”

陳鷹揚站起身,凝視著他:“我若治好,如何?”

“我把腦袋給你!”

江川想也不想道。

陳鷹揚搖了搖頭:“我不要腦袋。”

“我要你的一隻手!”

“我治好她,你自廢一臂!

不敢應,就不要在我麵前狗叫!”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