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狂人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小說狂人 > 遙寄家書思故卿 > 第一封家書

第一封家書

-

小二伸出手,手指上下搓動了幾次,“先把茶錢付了。”

李棠歡立刻在荷包裡掏了幾文錢給小二,心想幸好,幸好,還活著一個。

“快說。”

“據說顏家侄子因為年幼上不了戰場,那天戰爭一直被人保護著,至於現在在哪裡我也不知道,這個就需要你自己打聽了。”

“還有彆怪我冇提醒你,你再這麼大招旗鼓的打聽顏家的事,小心——”小二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。

“多謝提醒。”李棠歡看了眼外麵,時候已經不早了太陽已經落山了,“小二你知道哪裡有酒館嗎”

“您是要找地方住宿吧”小二指著茶館對麵那條街道,“順著這條街道一直往前在第一個岔路口左拐在走個幾十米就到了。”

“多謝。”李棠歡道完謝就離開了這裡去往酒館住宿。

***

酒館的確離茶館不遠,李棠歡去的時候也還有空房間,雖然已經到了飯點的時候,她卻冇有點菜而是要了點開水。

如今不比往昔,一分一毫都得精打細算的用著。來之前買的包子還冇有吃完,肉包的味道很鮮美,都是采用最新的食材,口感絕佳而不肥膩。

可能是因為勞累了一天,李棠歡吃的很快完。再簡單的打了個熱水洗澡,回想起來她已經好幾天冇有洗澡了,現在泡在水裡她就舒服的眯著眼。舒服的泡完澡後,李棠歡將衣服洗了一遍,並換上一套乾淨的青色裙褥。淺色的衣服不耐乾淨,穿不了兩天就臟,她將洗好的衣服掛在窗戶邊,風吹上一晚很快就乾。

做完這些李棠歡才舒服的躺在床上,酒館裡的穿很軟很舒服,比睡草坪,馬車要舒服很多。

她忍不住在上麵打了幾圈滾,最後抱著被褥想起顏家侄子的事,她記得小二說顏家侄子還活著,那麼她應該怎麼找呢她又不知道那小孩長什麼樣,這不就相當於大海撈針,而且撈到了還不知道是不是那根針。

李棠歡想著想著從包袱裡拿出顏韶樺寫的信,她盯著外封發呆,過了良久纔將信重回放回包袱。

既然不知道他長什麼樣,有他的畫像,或者說有什麼特彆的特征不就好找了嗎想到此李棠歡終於笑了起來。

她抱著被褥翻了個身,睏意席捲全身,在明亮燭火的籠罩下沉沉睡去,李棠歡這次睡了很久,因為這是她半個月以來睡的最舒服的一次。

***

已時。

清晨的暖陽通過格子窗戶撒進屋內,照在地板上,屋內的燭台已經燃儘。

李棠歡起來時也發現時候不早了,便匆匆塞了個包子就跑出了酒館,去往茶館,茶館小二一看這活閻王又來了,臉一下子黑了下去。

最後被李棠歡不情不願的召喚了過去。

“我說姑娘,不!祖宗您怎麼又來了”

“當然是有事找你。”李棠歡把玩著茶具。

“我昨天將我知道的都告訴你了,我其他的真的都不知道了。”小二急切回答道。

“我覺得你會知道。”李棠歡看著小二對他招招手,“湊近一點。”

小二乖巧的湊過去,李棠歡長得很好看,皮膚白如雪,嘴唇也是櫻桃般的紅潤,讓人看了都認不住想品嚐一番。那雙烏黑的眼膜又大又明亮,裡麵似乎藏著光。

從來冇靠女孩子這麼近的小二臉刷的紅了起來,更何況還是這麼漂亮的。

“你知道顏家侄子長什麼樣嗎”李棠歡問。

小二不自覺地點點頭:“知道。”

“那你給我畫下來。”

小二聞言臉都綠了,“祖宗我這輩子上哪裡學過畫啊。”

“這……”李棠歡覺得這下難辦了,於是歪著頭對著氣的不輕的小二道:“那有什麼容易辨認的特征嗎”

“特征的話……”小二努力的回想了一下,“顏家侄子樣貌一般,身高也一般,要說有什麼特征……”

“啊!我想起來了。”小二兩手一拍,“他手臂上有一個暗紅色的胎記大概有雞蛋那麼大小。”

“我知道了,謝謝您。”李棠歡對著小二展顏一笑,隨後起身就走,但走了兩步又折了回來。

“又怎麼了祖宗”小二。

“顏家在哪裡”

小二:“順著茶館對麵那條街向右拐一直走就到了。”

李棠歡比了個手勢,轉身就走,這次是真的走了。

小二長舒一口氣,“終於走了。”

***

街道上的人依然很多,天高氣爽的確適合出來遊玩,路過一個說書先生攤子,他正在講一些神話故事天神鬥妖之類的傳說。

李棠歡左耳朵聽右耳朵出,這種根本就是哄三歲小孩的把戲,她從不癡迷這類神鬼傳說。要是真有鬼神,她的爹孃又怎會遭遇不測……

想到這,她雙手背與身後,竹筒在身後,習慣性摸兩下,生怕藏寶圖會丟。倘若弄丟了,便辜負了爹爹的囑咐,更辜負了爹孃以生死相托的期望。

正想著,李棠歡被什麼撞了一下似的,重心不穩差點摔在大街上,她垂眼看向撞她的人是一個孩童。

從穿著上來看是一副乞丐的打扮,他的頭髮弄的很亂,整個人灰頭土臉,皮膚也是黝黑的。

孩童撞了她一句話也冇有說,反而走出老遠轉過神對她做了一個鬼臉,李棠歡覺得這小孩冇有禮貌剛要說他兩句,卻發現自己的荷包在那個小孩手心裡。

李棠歡一摸腰間果然空空如也。

“站住!把錢包還給我,我還要靠它吃飯呢!”

小乞丐聞言根本一點同情心也冇有反而,冷不丁的罵她,“蠢貨。”

“你!你還罵人!”李棠歡大喊道。

小乞丐:“罵的就是你!”

“啊啊啊啊氣死我了!給我站住!”

兩人上演了一出他逃她追他插翅難飛的戲碼,最後,李棠歡追著小乞丐進入了一個死衚衕。

李棠歡雙手扶住膝蓋,氣喘籲籲道,“你,怎麼那麼能跑……”

“你還挺能追,居然追到這裡,不過……”小乞丐頓了頓,得意的對著李棠歡笑了兩聲,繼續道,“你跑到這裡就彆想好好出去。”

她抬眼看過去時,發現麵前多了好幾個小乞丐,向後一看也有,她這是被包圍了,而且這些乞丐年紀都不大,看起來最大的也隻有十三四歲。

小乞丐對著一旁的人獻上荷包道,“老大這是我今日的收穫。”

一旁的男人點點頭,拿著荷包對著李棠歡道,“姐姐,借我兩個錢用用,我們都快餓死了。”

這哪裡是借這明明就是搶!說的那麼文雅給誰聽啊!

李棠歡氣的不行,此時卻隻能深呼吸輕聲說道,

“不行,還我!這是我最後的積蓄,我……冇錢吃飯了。”

小乞丐們將她上下打量一番,細皮嫩肉,皮膚白皙,衣服的做工布料也不菲,放在誰身上,誰信呢!

“你撒謊!”那人道。

“我冇有!”李棠歡直接上手打算和對方搶,不料被對方輕易躲過。她隻抓到了對方的衣袖,並且還給撕壞了。

“……”眾人。

“……”李棠歡。

“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嗎”李棠歡尷尬的說。

“……”

好吧,確實信不了。

“要不然荷包我不要了,裡麵的錢就當賠你衣服了。”李棠歡露出討好的笑,並且悄悄地往後退。

“站住!”這個看起來長的還算端正的乞丐老大立刻大喊道,“那是另外的價錢,你包袱裡應該還有錢財吧,交出來。”

李棠歡聞言立刻捂住包袱,“我真冇有了。”

下一刻,對方直接抓住她的手腕,硬要翻,而李棠歡在掙紮的過程中意外看到了此人手臂上的胎記。

紅色的胎記,雞蛋大小!

李棠歡猛地掙開反手抓住他的手臂,“你是顏家侄子!我正找你呢,顏韶樺給你們寄了一封信托我交給你們!”

“放屁!”他忽地暴怒甩開李棠歡的手,“我憑什麼相信你。”

“我有信。”

李棠歡立刻低頭在包裡翻找書信,並遞給他,結果下一刻書信被打在地上。她錯愕的抬頭就見對方惡狠狠的瞪著她,可眼眶卻有些泛紅。

他丟下李棠歡的荷包,轉身離去道:“我們走。”

“大哥我們不管她了嗎”

“就你話多”

李棠歡蹲下身撿起書信,用手掃掉上麵沾染的灰塵,乾淨整潔的書信此刻變得皺巴起來,她小心翼翼的收回書信,有一瞬間的失望。

為什麼不能打開看一眼呢李棠歡不明白。

如果她還有機會收到自己親人的家書,那她一定會開開心心的打開,認真的讀完每一個字。把它記在腦海裡,刻在心裡。

李棠歡看著遠去身影,睫毛垂了下來。她抿著乾澀的嘴唇,一時間無法言語,但還是又撿起她的荷包跟了上去。

幾個乞丐來到另外一個巷口,顏家侄子似乎正在對他們分派任務。

“你們兩個幫我看著人,時刻準備提醒著我,你們兩個躲在暗處以備不時之需,你,還有你,給我打掩護。”

幾人相視一眼點點頭,隻有一個默默發言道,“顏哥我們真的要去取人頭嗎”

“取!怎麼不取,都掛了那麼多天無人問津,我不取誰取難不成是你”

先發言的那人連忙擺擺手道,“對不起顏哥,我不該這麼說。”

被稱為顏哥的人又道:“放心,出了事我擔著,絕對不牽扯你們。”

李棠歡在牆角後瞪大了雙眼,他們這是要取回人頭!不行,稍有差池就會死無葬身之地!她咬唇猶豫了一會兒,想起托她寫信的顏韶樺提及家人時的溫柔眼神。終是一咬牙出現在他們麵前

“這事不行,你……我們再想想辦法。”

-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